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宁能否根治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14:53: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宁能否根治白癜风 ,巴楚白癜风医院,福建白癜风初期危害,得白癜风应用什么药物治疗,平湖白癜风医院,淮安白癜风医院,可以根治白癜风的方法

  (原标题:“爱”的谋杀!)

  疑因感情纠纷,四川泸州叙永县落卜镇28岁男子周友章于20日凌晨留下绝命书,勒死两个年幼的儿子后服毒自杀。

  犯罪嫌疑人周友章从小被人领养,自称没有享受过父母给的温暖;周友章自称因婚姻失败,他不希望两个儿子再经历他的遭遇,因此选择把他最疼爱的两个儿子一并“带走”,悲剧令社会震惊。

  但其妻家人则认为周友章疑因欠债,走投无路才犯罪。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仍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法学专家称,父母杀害子女,仍需承担刑事责任。

  叙永惨案:年轻父亲勒死两幼儿后自杀

  警方通报

  男子勒死儿子后自杀未遂被控制

  3月22日上午,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公安局官方微信平台“平安叙永”发布消息称:2017年3月20日凌晨3时许,叙永县落卜镇发生命案,造成2人死亡。

  犯罪嫌疑人周某(男,28岁,叙永县落卜镇人)疑与其妻发生感情纠纷,将其5岁和2岁的儿子勒死,自己服食农药自杀未遂,现已送医院抢救。

  警方称,目前犯罪嫌疑人周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叙永县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希望广大网民不要信谣传谣。

  喝下农药勒死儿子

  叙永男子深夜自杀

  3月20日凌晨4点40分左右,叙永县落卜镇大树村,村民们仍在熟睡。

  大树村三组农民周正湘突然被电话吵醒,电话是女婿从广东打来的。女婿在电话里说,正在上夜班的他看到表哥周友章4点3分在朋友圈发了绝笔信说他杀了儿子,还服了毒,电话打不通,便想让岳父过去看看。

  周友章是周正湘侄子,他白天还好好的,昨日才在周正湘家里吃了晚饭,怎么可能杀儿子还自杀?

  周正湘翻身从床上起来,来不及穿好衣服,抓了只手电筒就冲进雨中,跑到隔壁侄儿周友章的家。屋里漆黑,敲门叫喊也无人应声。

  “遭了,坏了!”周正湘突然想起,下午看到周友章在地里挖了个坑。

  周正湘三步并作两步连滚带爬冲到离家不远的菜地边,手电微光之下,眼前的一幕差点让40多岁的周正湘晕了过去。

  “周友章已平躺在了他自己挖的坑中,头朝周家老屋,脚朝对面山坡。两个臂膀里抱着他两个儿子,都没了声息。”周正湘回忆,当时5岁的周佳毅已没了生命体征,而2岁的周锦程还有口气。

  “他脖子上有血,气息微弱但能说话。”周正湘和赶来的村民一边打120求助,一边对三人进行施救。

  周友章另一位叔叔周正江告诉记者,当晚下着大雨,父子三人身上全部被打湿。众人手忙脚乱地把他们抱回屋里,等待医生救援。在此过程中,周友章还有气无力地告诉亲友们,“你们不要救我了,救也救不了,我喝了两瓶农达和一瓶三步倒,我买了‘双保险’的。”

  医生赶来随即展开施救,经急救后宣布两个孩子死亡,周友章则被送进叙永县人民医院ICU。警方介入调查,24小时有民警在医院值守。

  据亲友们回忆,两个孩子当时,都穿着头一天父亲刚买的新衣服。有村民分析:两个孩子在被害时之所以没有哭喊,很可能是在凌晨,周友章趁孩子们熟睡后悄悄下手的。

  上午为儿子买玩具添新衣

  下午在自家菜地挖坑

  有村民还记得,19日一大早,周友章骑摩托车载着两个儿子出门了。中午回来时,周友章父子三人全部买了新衣服,还有一大堆玩具。“两个孩子很兴奋,把玩具一个个拆开,就在屋外的水泥地上玩耍。”村民们看到,平时非常节俭的周友章给儿子每人买了个可以坐的挖挖机玩具,还有包括汽车、充气塑料马等不少玩具。

  

  ▲周友章为孩子们购买的玩具

  当日下午,在孩子们开心玩耍的时候,周友章就带着锄头和铲子出门了,在离家50米外的菜地里挖着坑。周友章像平时干农活一样,很认真地挖着土,有人招呼时,他也有回应。

  “无缘无故的,在地里挖什么坑呢?”周家的老人感觉情况不对劲,就给远在外地打工的周友章的姑姑周怀芳打了电话。周怀芳也觉得奇怪,便在微信上问侄儿挖坑做什么。周怀芳得到的回应是,周友章要挖个坑寻找狗牙齿,给他的两个儿子当玩具耍。“他挖坑的地方,确实在多年前埋了条狗。”周怀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后来到现场,看到周友章挖出的土坑方方正正,深约80厘米,长约1.5米,宽约1米,酷似当地农村安葬死人的“金井”。

  

  ▲周友章挖的坑(左)与给孩子买的玩具(右)

  据村民们回忆,傍晚时分,周友章挖好坑后,带着工具回到了家里。由于家里平时没开火,叔叔周正湘便把周友章和两个儿子叫到自己家里吃晚饭。饭桌上的周友章没有异常,还讲了不少他在东莞和路上的见闻。其间,姑姑周怀芳打来电话,周友章还告诉姑姑说他是打不死的小强,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身世揭秘:自小被遗弃,婚后疑遭妻子抛弃

  自小遭父母遗弃

  吃周家人的百家饭长大

  周友章今年28岁。其两个儿子,一个5岁多,一个2岁多。在周友章家中,记者看到一张有着近30人的全家福照片,周友章位列其中。据记者了解,周友章原不是周家人的孩子,而是从小被养父周正全领养的。在后来家人发现的遗书中,周友章把自己从小被遗弃一事,看成了人生最大的不幸,并称不希望两个儿子也经历这样的遭遇。

  “周友章年幼时,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周江龙比周友章大一岁,两人既是兄弟又是发小。“他没啥文化,小学毕业就开始讨生活。”周江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周友章早年在外打工,后来认识了叙永城郊姑娘罗雪琳(因采访对象要求,使用化名)后,就在一起生了两个儿子。“受他自己经历的影响,他对两个儿子特别疼爱,完全是有求必应。”

  

  ▲周友章的两个儿子:周佳毅与周锦程

  周友章给两个儿子取的名字,代表了他内心的希望。周友章曾对别人说过,大儿子叫周佳毅,是希望他将来有美好的生活,并通过坚毅的努力去实现;小儿子取名周锦程,就是希望他前程似锦,不要像他一样过苦日子。

  周家长辈们认为,周友章跟岳父母家的关系一直不是特别好。但两个孩子平时由外婆带,外公外婆也特别疼爱两个外孙。“周友章以前住在岳父母家,后来搬回来,又搬回去过,反复好多次。”

  死前曾骑行千里走东莞

  寻妻未果后绝望回家

  鸡年正月初八(2017年02月14日情人节),周友章的妻子罗雪琳外出,前往东莞打工。

  然而,周家的女性长辈们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在周家长辈出示的微信聊天记录中,罗雪琳说:“一切重头开始?回不了头了!”周家的女性长辈试图劝说罗雪琳回心转意,还安慰她忘掉以前犯的错,但徒劳无功。

  对于和老婆之间的情感纠葛,周友章从来不对亲友们提及。但在2月27日,周友章独自骑着摩托车从老家出发,沿县、省道赶往东莞寻找妻子罗雪琳。骑行1600公里后,周友章终于在东莞见到妻子。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周友章将喜讯告诉了姑妈等亲友。

  “当时,我们都以为两人重归于好了。”周怀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罗雪琳将她与他人交往的事,如实告诉了周友章。“如果她不说这事,周友章就不会知情,不会绝望。”周怀芳说,罗雪琳离开的当晚,两人在东莞发生了争吵。

  周家亲友对于周友章的东莞之行一直耿耿于怀。周江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罗雪琳和周友章在东莞生活三天后的一个深夜,以加班为由离开,随后失联,周友章再也联系不上妻子。周友章独自骑着摩托车,在东莞找了十几天,仍一无所获。

  3月17号下午,周友章见寻妻无望,便从东莞出发,骑车回叙永。“当晚下大雨,他一路没停息,一口气骑回了家。”表姐杨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回家后周友章在亲人群里晒了几张照片,说他骑车时摔了几跤。在杨梅提供的照片中记者看到,周友章肘、手掌、肩、膝盖和小腿上均有擦伤。杨梅事后分析,回家的路程中表弟一定是非常绝望。

  回家当天,周友章直接去到岳母家,把两个儿子接回了老家。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买衣服、玩具。亲友们分析,他喝的鼠药和农药,都是当天上午才买的。亲友们认为,此次寻妻失败,没有挽回婚姻成为压垮周友章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才下了杀子并自杀的决定。

  如今,一心想“带走”两个儿子的周友章,仍在叙永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抢救,而他的两个宝贝儿子,已成为冰冷的尸体被寄放在叙永县殡仪馆。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湖北白癜风的危害